1. <span id="hwhpz"></span><ruby id="hwhpz"></ruby>

      <strong id="hwhpz"></strong>
      <optgroup id="hwhpz"></optgroup>

      <acronym id="hwhpz"></acronym>
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文化 > 堵河文苑

      王興剛的飯香了

      編輯:苗東升
      字體:
      發布時間:2019-08-05 17:03:57


      王茂卿

      能飽眼福的去處大都兼具較強的消食功能。在圣水湖國家濕地公園漫步,食欲來得格外快。

      那日,友人聚齊已是上午9時許,自縣城動身,不過十幾分鐘光景,我們的車子就抵達潘口電站壩址處,濕地公園也就立時向我們妖嬈起自己的風姿,誘我們沉浸其中,忘卻驕陽與疲頓。

      遺憾的是,可餐的秀色最是不禁餓,徜徉兩個多小時的湖光山色之后,饑餓感竟然強行搶灘心頭。正當我“吃”心正切的時候,鼻腔偶然竄入一縷淡淡的清香,細細咂摸,竟有久違的鍋巴飯香味兒浸淫其中。我有點兒驚疑:此時的我們尚且身在湖畔,抬頭仰望,距離最近的人家也不下300米,哪家的飯菜竟有此等神力,能夠掌控這般巨大的勢力范圍?難道是因為饑餓而產生了幻覺?

      前面帶路的好友“越走越遠”不知是否意會了我的心思,回身一笑: “老兵山莊,走起!”

      自湖岸向上攀爬,在鳥兒的呢喃聲中,我們穿過一片蔥蘢的小樹林,經過一塊吐蕊的玉米地,老兵山莊的輪廓便昂首可視了,而鍋巴飯的源頭也正好真切地呈現在眼前。

      身著迷彩服的黝黑莊主王興剛已燦爛著臉龐恭迎于莊園入口。幾句簡短的寒暄之后,服務生已將飯菜擺好,王興剛展臂相邀:“請。”

      我認真打量了一下“席面”,桌上并沒有什么珍奇食材,一切原材料似乎都是信手拈來:臘肉片、南瓜絲、四季豆、小白菜、苦瓜、絲瓜、茄子……就連隆重推出的“鎮桌之寶”清蒸翹嘴鲌、美味黃顙魚湯也都源自圣水湖的饋贈。面對一桌家常菜,就連從天津遠道而來、自稱正處減肥關鍵期、拒絕攝入主食的驢友“無從去來”也沒能管住自己的嘴巴,越吃越帶勁兒;文靜溫婉的“呆妹”更是一疊連聲“啥都不管了,先吃了再說。”逗出滿滿一桌的笑聲。

      尋常材料,非常味道,不免讓人生發疑問:如此強大的味覺誘惑究竟來自何處?

      午飯后,王興剛帶著我們走進了他的原料基地:“莊園開園不久,僅僅一年多點兒時間,有些項目尚在規劃建設之中。就說菜園吧,面積還不大,才幾畝地,所幸我們認真種了,目前也剛好可以維系日常供應。看,這番茄、四季豆、豇豆、辣椒、白菜、絲瓜、苦瓜、南瓜、葫蘆……只要是這個時令該有的,我這兒都有,山莊的原材料已經基本實現了自給。

      “莊園的最大特點就是就地取材,這里固然有著成本的考量,但那不是關鍵,對我而言,最為要緊的就是我的菜園不用化肥、不施農藥,保證百分百的有機、綠色——食材好、本色味。當然,由于肥力不夠,有時也會影響收成,你們看,有些地方的長勢是不是有點兒對不起觀眾?嘿嘿,別看它長相普普通通,那味道可真真實實就一個鮮字了得。

      “為了保證原材料的品質,在我這兒,農藥是絕對禁止使用的,菜園出現小范圍生蟲,我們一般會任由它自生自滅,這么多,有它們吃的;萬一面積擴散,必需整治了,我自有辦法——清早起來,就著露水,撒一把小灰就緩解了。

      “在自己39年的生命歷程中,什么抗洪搶險、非洲維和、抗震救災,好些特殊情況甚至生死也都經歷過了,然而,回想那些獨在異鄉的日子,每到夜深人靜,內心總有老家山水的魂牽夢繞、老屋味道的百般誘惑。在這種心理作用下,2016年,當回家探親的自己得知家鄉竹山縣正在利用自身資源優勢,積極招商引資,大力發展旅游業時,就和愛人進行了一次長談,然后辭掉國家看在自己多次立功的份上安排的收入穩定舒適的工作,回老家開起了這家老兵山莊。

      “開業之前我就給自己的莊園定了位:老鄉家、老灶臺、老手藝、老味道。你看我的廚房,單單就一個柴火灶。我始終堅信,老祖宗留下的東西,總會有它無法取代的魅力存在。

      “現在看來,自己的堅持確實是對的,飯香了,客多了,開業以來,平均每天都有個千把塊錢的純收入,何況一天到晚還能夠聞到這等本色的飯香,挺好。”


      云上竹山客戶端下載
      伊人大香蕉久久天天啪